您的位置:

首页> 学生校园> 毕业旅行-爱上靓靓

毕业旅行-爱上靓靓_毕业旅行-爱上靓靓

大学熬过了三年,班上已经休学、退学了9个人,只剩下三十几个人。最后有空能去毕业旅行的也只有二十几个人,已经算是很少人了!在机场集合后,我们愉快的搭上飞机飞向我们的目的地———-澎湖
当时和我们同机的还有一大群,好像也是要去毕业旅行的女生。一下飞机后,放眼就是一大片绿油油的草坪,让人的心情爲之开朗。令人惊喜的是,没想到和我们同班机的那群女生,竟然也是和我们同一家旅行杜!,也意味着这几天我们的行程全和她们一样,一听到这个好消息,全班已经开始蠢蠢欲动。

第一天出了机场坐上了游览车直接到港口,一大片观光的人群在排队买票等船,心里想着:「这麽多人不晓得要等到什麽时候?」

,六月的夏季又热的要命,结果导游带着我们,直接绕到浮动码头上,一艘崭新白色游艇就停在我们眼前,令人爲之一亮,导游自豪的说:「这是未来两天我们的交通工具」

这艘船下水没多久,性能好、安全性佳,好像在介绍跑车一样,天花乱坠讲了一大堆⋯⋯。当别人还在排队晒太阳的时候,我们的“爱之船”已经鸣着汽笛快乐地出航了,大家和岸上的人热情的挥手道再见,才一回头就发现康乐股长已经和女生开心的寒暄了起来,妳们是那所学校的?我们是X商的,这麽刚好我们是X工的。

哎呀∼才差一小段路,很近嘛!以前没跟妳们办联谊真是一大损失⋯⋯⋯。真是全班公认最有服务热诚的股长,口才不错、办事效率也挺快的!没想到后面一大票同学手脚更快,已经开始连署打算让他连任了,上船后,男生也很主动的,找自己认爲不错的女生对象聊天。

这船长以前不是暴走族就是开市公车的,出港口没多久就狂飙了起来,整艘船在海面上跳跃,迎面的水滴打在脸上都还会痛,一开始,还很多人在甲板上吹风聊天,渐渐的全走下来到船舱里面避一避,很奇怪过没多久,人又渐渐走出去了,走回来后全白着一张脸,原来全是晕船出去吐的,受不了船舱那种令人窒息的空气,我赶紧上到甲板上吹吹风,果然精神好了许多,我好奇的想去看看船是怎麽开的?一走过去,只见我们的导游和船长在聊天,仔细一看,原来船长一边喝着高梁一边开船,我哩咧「酒后开船」

难怪船会像逃命的飞鱼一样,弄得一半的人,胃都快吐出来了!其实我也很想吐,只是我想吐血,回想到交往了两年的女友玫君⋯⋯她是一个蛮外向又很漂亮的女孩子,是在一次联谊中认识的,在我揳而不舍辛苦的追求下,才愿意和我交往,我知道之前她有过其它的男朋友,也发生过关系,不过毕竟谁没有过去,我没有很放在心上,以后我除了念书的时间外,几乎都是在陪她,我们有过一段不算短的快乐时光,后来我也和她有了亲密行爲,我的第一次就是给了她的。

她35C、26、34的迷人身材,总让我爱恋不已,我自己觉得我俩的感情算蛮稳定的。没想到二个星期前她打电话给我,向我提出分手,前一阵子因爲快要期末考,我忙着应付考试的确是忽略了她,我追问她原因,她支呜其词的说:「觉得和我已经没有感觉了!」

再说什麽都没用了,我才刚说:「好吧!」

一说完,她在另一头就挂了电话,从分手的那晚,到现在我还是无法释怀她对我的现实、无情⋯⋯⋯。想着想着,握着围杆的手也不自觉的越握越用力,直到一阵水花溅到脸上才回过神来,环顾四周,除了船缘站了几个人还在对着大海猛〝灌溉〞外,我前面不远还站着一位女生,只有她一个人还站在甲板上,其它女生都躲到船舱里去了,她留着长头发,白色的长袖衬杉,蓝色的牛仔裤,一顶草织的遮阳帽挂在她的背后,因爲我只能看到她的侧面,所以我无法看清她的长相,我充满好奇的研究着她,猜想着,到底她会是什麽样个性的女孩呢?

过一会儿,遇上一个大浪,船身一个大颠簸,她一时没留神向后跌了过来,还好我离她不远,不过我倒成了她的肉塾,被她一撞换我向后跌了出去,她捉住了栏杆稳住了身子,我却跌个四脚朝天像只乌龟一样,我好像听到她的笑声,她不好意思的问我有没有事?我爬了起来拍拍屁股,想骂骂这个冒失鬼!可是当我抬头迎上她的脸,「喂!妳是不会小心一点喔!」

这句话就吞了下去,变成「喂!妳有没有受伤?」

蛮佩服我自己,转的还真是快。她长的一副瓜子脸,柳叶眉,一对清澈明亮的杏眼,小巧的樱桃嘴,看起来很清秀,只是脸上没什麽表情,冷若冰霜的,她说声:「没有,对不起!」

就走开了,我才觉得手肘有点痛,一看刚才去撞到地板破皮流血了,真倒楣!才刚失恋又犯血光,过几天到天后宫一定要去拜一下!第一站:【桶盘屿】,是个很小的岛,导游大力的推荐要我们去喝一下当地新鲜的鱼汤,我因爲之前心情不好就沿着大路,环岛走一圈,岛实在太小了,十分锺就走完了!我四处走走带着相机、脚架,顺便拍一些照片,作毕业纪念册的时候也可以当背景用,我很晚才回到船上,快上船时我看到卖鱼汤的小贩偷偷塞钱给导游,哇靠!

这年头连喝个汤也要抽佣金!难怪!这个鸟不拉叽的小岛,根本没什麽好玩的,还好心的放我们下来!从此,我对导游的印象就很差了,他之后建议那里有什麽好吃好玩的,我就偏不去。上了船后又到第二站【虎井屿】,夭寿的导游又说这里卖的特産比本岛的便宜,大家可以考虑看看要不要先买?我听他在放屁!

我把刚才看到导游A钱的事跟些好同学说,他们都觉得有点被欺骗了!我们和一些女生,就一起去找好的景点拍照,当然就由我来执镜了,我刚好也是毕册的主编之一,澎湖的小岛大多是火山玄武岩,长得很像是一块块黑色的豆干叠起来的样子,我们走到岛的最高点,我先帮每人拍张海天一色的独照,最后再来张团体照,女生里面有个很胖的,我们帮她取个外号叫“壮哥”,她也不以爲意,我觉得她蛮好相处的,她要我把她拍的漂亮一点瘦一点,我开玩笑的说:「没问题!把人拍的像颗个绿豆大,什麽缺点都看不出来了!」

她恐吓我:要是我把她拍的像绿豆大,她会把我的头捏的像绿豆一样大!刚被抛弃的我,觉得有些漂亮女生是「人美心坏」

,反而不漂亮的女生,比较真诚好相处,那个撞到我又不多话的女生也在里面,依我摄影多年的直觉,她笑起来一定很好看,可是她好像被人倒了会一样,从头到尾都是一张扑克脸,就算我再怎麽厉害,也没法将死鱼拍成美人鱼。之后我们漫步到堤防上,坐在堤防上大家轮流介绍,互相认识一下。她说她叫:「靓靓」

,兴趣是看书、听音乐⋯⋯。我想靓靓的台语应该是〝惦惦〞,真準!果然真的不太爱说话,轮到我,我的外号叫:「阿噜」

,不是因爲我头长的像鲁蛋,脸长的像鲁肉饭,而是因爲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,班上同学就这样叫我,我的兴趣是摄影、看书、听音乐,后面我故意学她跟她的一样,看她有什麽反应?她抱着膝盖坐着,抬头看了我一眼,又把头低了下去,拔着地上的杂草,集合时间快到了,回到船上,还真的有人大包小包的买上船,真是被他们打败了!

今天的最后一站是【望安岛】,才一上岸马上租了小机车,又玩起了抽钥匙的游戏,可是人数上男生比女生多一个人,我就自愿退出成全大家,一个人骑一台落得轻松,很好玩的是壮哥载一个我的同学阿志,因爲她若是坐后座,机车可能会骑单轮,阿志一脸无辜的看着我,我也是爱莫能助!不过那样子,看起来很好笑,很像是动物园里的小猕猴抱着母猕猴一般。

到了今晚落脚的民宿,放下行李后,才下午四点左右,离晚餐还有一段时间,大家骑着车又出去逛逛了,岛上骑车绕一圈不用多久,所以也不用怕迷路,因爲就只有一条大路而已。

岛上一大片的草地,还有牛只在上面吃草,让人心情也平静了下来,我骑着车到一处空旷的地方,架好相机打算捕捉日落的景色,坐在草地上,眺望远方的海面像是一张黄色和红色的渐层纸,想到这样的景色,我和玫君曾共渡过两年快乐的时光,阳明山、竹子湖、淡水、白砂湾、基隆港、九份⋯都有我俩留下的足迹和剪影。如今景色依旧、人事却全非了⋯⋯唉∼越想越郁卒,不想也罢!

这里的落日很特别,太阳像月饼里,那颗红透的蛋黄,特别的大,跟都市比起来真是好看多了!

晚餐后有人提议去夜游,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出发了,选了一块比较高的空地,大家围个圆圈一起说笑唱唱歌,当然不能免俗的也要合唱首「外婆的澎湖湾」

,也有人带了吉他来伴奏,气氛很融洽,唱累了,就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,这里没有光害,天空满满的都是星星,连银河都看得到,有的人形容:「这里的月亮像披萨,星星像贡丸」

,大的吓死人!我旁边躺的是好友阿良和小胖,他问怎麽我最近不太开心的样子?我平静的跟他们说:「玫君和我分手了。」

他们惊讶的问我:「怎麽会这样?你们不是在一起两年了?」

有什麽办法!我怎麽跟人家比,别人开着车在校门口等她,还随手附上一束鲜花,再甜言蜜语的哄个几句,当然就跟人走了!我们只能骑个小机车,三不五时出去,还要忍受风吹日晒雨淋的,这年头,西瓜都会偎大边了,何况她又不是丑八怪,长得没人要!小胖说:「妈的!看不出来,她会是这样现实的人,说真的,你要看开一点!」

我已经看很开了,要不然船开到一半我早就跳海了,还能活生生的在这里跟你们说话,小胖好心的骑了车出去,回来带了几罐啤酒,阿良说: 「不用讲太多啦!喝啦!喝啦!」

虽然我不会喝酒的,但此刻的心情,让我想狠狠的喝上几口,喝起来苦苦的,倒蛮符合我现在的心情,阿良和小胖左一句、右一句的安慰着我。那个靓靓好像也坐在不远处,看着我们奇怪的Men'stalk这时候,才深深感受到朋友之间的友情。夜深了,大家也打算回去了,我早已不胜酒力连走路都是歪的,最后由其它人载我回去,隔天的宿醉让我的头痛的要命,阿良、小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,跟我说:「昨晚你豔福不浅喔!」

我说那有?他们说昨晚是壮哥载我回去的,你还把壮哥抱的紧紧的。我哩咧!一定是那个死阿志,抢着骑我的车,好逃出生天,趁我神智不清时,硬把我推下火坑。这下梁子结大了,刚好我看到壮哥,赶紧不好意思的向她道声:「昨天谢谢了!」

她大掌往我肩头上一拍,害我差点脱臼,她说:「没关系啦!一定是失恋了,正常啦!」

一大早昏昏沈沈的,我忍不住睡着了,船又往马公本岛开了回去。第二天到今天下塌的饭店分配房间后,又上了游览车準备去踏浪去了,大家都擦了一层厚厚的防晒油,以免被晒伤,穿上厚底胶鞋就开始我们的踏浪之旅。

一开始水还蛮浅的越走越深,有时还会深到腹部,加上水里许多石头都生了青苔,许多人一不小心,就咚的一声滑下去,整身就湿了,还有人一不作二不休的,把别人也给拉下水,结果就有很多养眼的画面,加上夏季穿的少,很多女生身材的曲线全都展露无遗,有些进展不错的同学,都已经牵起女生的小手,相互扶持一起踏浪,真是令人羡慕!如果此刻玫君能在我的身边,我想我也是会很快乐的!可惜和她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,我只能默默在旁看着大家的快乐。

我身负拍照的重责大任,一手提脚架,一手提着等会大家要喝的饮料,脖子上还挂着相机,夏日的太阳又接近中午的时分,酷热的令人难以忍受,壮哥好心的帮我拿走一袋的饮料,让我空出一只手比较好拍照,过不久,我看到那袋饮料辗转到了阿志的手上,我看他这次是在劫难逃了他!

我把大家无意中的瞬间神情,都拍进相片里,男女有的已经手牵手,有的比较不好意思,只是走的比较近,还有些对女生没兴趣的人,四处捉弄别人,我想这些会是以后最美的回忆,靓靓跟她一个好友走在一起,她今天穿着宽大的米色短裤,咖啡色白色相间的T恤,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,戴着遮阳的草帽,一路上都是她的好友在讲话,她都没动口,要不是之前她有跟我说话,我会以爲她是个聋哑人士,实在是有够静的!真不懂出来玩,干嘛摆着一张丧考妣的脸,弄得没有男的敢接近她?

之后,阿良发现水里好像有很多黑色的水参,他把水参捉起来到处去吓别人,那水参一只大概都有三十公分以上,他把水参当成阳具,还帮它打手枪,弄得水参吐出白色的黏液,同学们都笑的东倒西歪,惹的有些女生直喊着:「你好下流喔!」

他也不以爲意,反正是出来玩,大家开心就好了,到后来,水参被他打到连肠子都吐出来,吓得他赶紧把水参给放生了,当然又惹的大家哈哈大笑!

我当然也不会错过,这些真实的镜头,完整的用底片给纪绿下来,后来浪也比较大了,大家就玩起跳浪的游戏,一波一波的浪花袭来,大伙也手拉着手连成一排,玩的不亦乐呼!连靓靓也被拉下去一起玩,我捕捉到她微笑的神情,心头也微之一震,她不是不会笑,只是不笑而已,说实话她的笑很天真、很迷人。

我对她越来越感兴趣,也越来越好奇了,不自觉的快门也朝她多按了几下。不一会来了两艘小舢舨,把我们全接到一艘大船上,船上有很多的救生员,上船后每人发一件救生衣、蛙镜、呼吸管,就开始浮潜了,海底的世界令人流连忘返,绚丽的珊瑚礁,各种顔色的热带鱼穿梭其中,夹杂着不时闪烁蓝色的海水反光,我悠閑的漂浮着,此刻所有的坏心情也沈到海底去了!我专心的看着海底的景色,漂着漂着,「叩」

的一声,头不知到撞到什麽东西,抬头一看,原来是撞到前面人的头,昨天才被个冒失鬼撞个手破皮,伤口还没好,碰到海水都还会刺痛,现在又被人撞到头,我真是火大了!痛的我马上吞口而出「喂!你是不会小心一点喔!」

一个披头散发戴着蛙镜的女鬼,出现在我面前,当她拿掉她的蛙镜,才发现原来是靓靓,哇!我的形象毁了!她也痛得低着头,不停揉着她的头,还边向我说:「对不起!我不是故意的!」

还好我戴着蛙镜,一时也看不出我是谁,我趁她还没发现是我时,马上掉头游入人群中,当她抬起头时,我早已不知去向了,留下她一脸疑惑的在原地,摸了摸头,哇!肿了一个包,别人专门在种草莓的,我却是在种粟子的,痛死我了!

我想这女的八字一定和我犯沖,命中带煞,每次靠她太近都会有血光之灾,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!

想是这样想,可是身体就是犯贱不听话的会自动靠过去。晚上大家各自就在马公市区里逛逛,不想出去的就在饭店的交谊厅里看看电视、聊天。我和阿良、小胖到街上逛逛,先去药局买了一瓶红花油,晚上好把头上包包揉消一点,手肘上的伤口也该处理了一下,后来陪他们穿梭在各家艺品店,挑选礼物送给家人或是女朋友,我也挑了一条,我认爲很漂亮的心型文石项链,沖动的买下来后,走出店外,看着精致的包装,才惊觉到玫君已经跟我分手了,我买来是要送给谁?

这条漂亮的项链,就这样静静的躺在我漆黑的口袋里,或许它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吧?

回到饭店后,我洗完澡在交谊厅看着电视,没出去的同学早就串门子串到女生的房间里去了,不时传来打牌声和男女的嘻笑声,看来大家都打成一片了!我向领队拿来医药箱,想处理一下手肘的伤口,刚好靓靓也无聊的出来看电视,她一边看电视,一边看着我笨拙的清理伤口,她有点看不太下去了,走了过来对我说:「我来!」

拿走我手上的棉球,蹲在沙发前,自顾自的清理起我的伤口,她不知道这个伤口是她的杰作!我趁这时好好的端详她,白白净净的脸庞,长而翘的睫毛眨啊眨的,微翘的红唇,真的是「认真的女人最美」

,她专心的神情让我不禁看的入迷,她快速的包扎好伤口,她抬头迎上我的目光,四目相接,一种异样的情愫,弥漫在四周,彼此沈寂了五秒,她说了一声「好了!」

就逃开了,我跟她说了声:「谢谢!」

她红着脸坐回沙发上,我走到她身后,双手就在她头上摸索了起来,她吓了一跳转过头,生气的问我干什麽?她以爲我在对她毛手毛脚的!我叫她不要乱动,果然也摸到她头上的一个包包,我倒了些红花油,轻轻的帮她推揉了起来,她有点舒服的问我:「你怎麽知道的?」

我说:「根据牛顿第三运动定律,作用力和反作用力,大小相等、方向相反。」

她有点听不懂的说:「什麽?」

我跟她说:「我头上也一个,这下总该懂了吧!傻瓜」

她才知道,原来今天下午浮潜时,撞到的是我,她不好意思的又向我道歉,我说:「其实我也有错,我也没注意到,大家算扯平了!」

其实我满高兴她的改变,至少她的个性不是真的冷冰冰!她问我:「你⋯你⋯刚失恋?」

我答了一声:「嗯」

她问爲什麽:「我就把和玫君从相恋到分手的过程,很快的讲一遍。」

她听的也入迷,我讲完后她不发一语,一会儿,她幽幽的冒出一句:「我也和男友分手!」

我体贴的问她:「想聊聊吗?」

她说和男友是在刚入学时认识的,男友是大她一届同校的学长,长的斯斯文文的,在一起四年了,感情蛮稳定的,前阵子他生日,我爲了要给他惊喜,故意跟他说我要準备考试,他的生日可能没办法跟他一起过,他有点失望的挂了电话,他生日的那一天,我翘了课,兴沖沖的买了小蛋糕,到他家準备给他一个惊喜,我在他家门口,看到他的鞋子在,没想到他已经在家了,我偷偷的走到他的房间前,「哇!」

的一声打开门,我真不敢相信我眼前看到的,结果是一对赤裸裸的男女惊慌的跳起来!那女的还是和男友同班的学姊,男友急忙下床要我听他解释,我头也不回的走了,临走前我还把蛋糕丢向那对狗男女,后来他一直打电话到我家,还到我家门口等我,我就叫我爸接送我上下学,过几天他也就死心了。她生气的问我:「你们男生都有这种劣根性吗?耐不住寂寞,一定要找人上床吗??」

我回答她:「或许,看人吧!」

听她的口气,她大概又要开始武装起自己,变回那个冷冰冰的模样了!我跟她说:「我可没做对不起妳的事,可别把我算在内了!」

我问她:「接下来还有三天,妳打算继续要这样,不开心的玩下去吗?」

见她有点迟疑不说话,我大胆的向她提议说:「我们来玩一个游戏!」

她有点好奇的问:「什麽游戏?」

我说:「剩下这三天我们就假装是一对情侣!」

反正「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」

就这最后的三天而已,假期一结束,我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!妳敢不敢啊?她有点睹气的说声:「谁说我不敢!」

话才说出口,才发现自己好像中计了!我怕她反悔马上说:「好!反悔的是乌龟喔!」

我开心的拍拍她的头说:「早点睡,明天才有体力玩!」

我就回房去了,留下她有点反悔又不敢说的,留在原地,不久走道上就传来我大声的Yes!原来偶而当个坏男人,感觉也是不错的。第三天今天的行程全由我们自己规划,导游去带下一团了,所以我们一早就去租了机车,老实说这种出租的机车,性能不是很好,载个人跑起来,时速能到60公里就谢天谢地了!当同学们还在努力的抽钥匙,我已经载着靓靓,热着车等着他们了。

她今天看起来不像前两天那样死气沈沈了,大概是因爲昨天跟她聊了很多,比较熟了!她穿着米色的八分裤,配上水蓝色的细肩带小可爱,看起来很有夏天的气息,我称赞她:「〝惦惦的〞妳蛮会穿衣服的!」

她臭着一张脸说:「干嘛叫我〝惦惦的〞?」

我说:「靓靓的台语不就是〝惦惦〞」

她有点不情愿的不想理我。我笑她:「妳该不会想当乌龟吧!」

她回给我一个不情愿的鬼脸,我开心的笑了几声!我今天也是一身的休閑装,腰上还绑了件薄外套,背着相机和脚架,一路上,我一直试着跟她聊天,想多认识她一点,她虽然不会很冷默,不过也感受的出来,不是很放的开,对我还存有戒心,可是偏偏我就喜欢这型的女生,不会三两句就跟别人混的很熟,一下就被人牵着走了,像玫君一样。在和她聊天的过程中,我一直在解析她的个性,我的初步结论是:「她外表看起来漂亮,虽然给人的感觉有点冷漠,其实她的内心是个很单纯的女生。」

早上的行程是到【沙港】看海豚,大家买了几桶鱼喂海豚,她也开心的学人家拿了条小鱼要去喂,结果被海豚换气时喷出的水喷了她一身,我静静的在旁边拍下她的一颦一笑,阿良和小胖跑来亏我,喂!阿噜,底片省着点不要一直拍女生!回去若没有我们的照片,我们就把你抓起来像阿志上次一样⋯⋯⋯⋯。

想到上次大伙约唱歌,阿志放大家鸟,隔天放学五点多被抬到椰林大道上衆目睽睽的〝阿噜巴〞!学校固定在水泥地上的夜景灯被〝阿〞到摇摇晃晃的,灯光忽明忽暗,好像风中残烛一样,大家阿噜巴!阿噜巴!

的叫声,加上阿志凄厉的惨叫声,真像是人间炼狱!听说阿志三天走路都合不拢腿,想到就打冷颤!我才赶紧对着大家补拍了几张好交差。靓靓,湿了一身的走回来,我拿起面纸帮她擦了擦脸,安慰她说:「这边的渔夫说,是美女才会被喷水,像我们这种人去,它会吐口水的!」

她被我逗笑了,直推着我要去试看看,我说:「不是我不敢去,我是怕它吐口水,吐到脱水。」

说说笑笑之间,她也比较了解我,比较没戒心了,两人距离又近了一些⋯⋯。接着又去【通梁古榕】一大片的榕树气根,交错生长几乎阳光都照不到地上,看起来有点阴森,到晚上一定很适合演倩女幽魂的。一路上我们渐渐的有相同的话题:星座、血型⋯⋯,聊的也满开心的!她说:「她生肖属虎」

,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她说:「她是射手座」

,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她又说:「她是A型」

,我有四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她说:「她的的月亮星座是水瓶座」

,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机会和她相同。当她说完她的介绍,我吓了一跳,天底下会有如此巧合的事!我算了算对她说:「如果我全都和妳相同的机率是1/6912」

就是说每6912个人当中,只有一个人会和妳有相同的生肖、血型、星座、月亮星座。我开玩笑的说:「真刚好,我都和妳一样!」

她不信!直说我骗她,我深知射手座的人最禁不起「激将法」

。我说:「不信的话,来睹睹看!」

她马上满口答应,她的赢面有99.98﹪我却只有0.02﹪那要睹什麽呢?她想了想说如果她赢,我今晚要请她吃宵夜!那我说如果我赢,我要妳一个吻!敢不敢?她考虑了一会儿,好!谁怕谁!我就先跟她说我是几年几月几号几点出生的,待会经过书局去翻一下星座书,查月亮星座,果然我的月亮星座也是和她一样,接下来,我拿出我的捐血卡和身份证,她算了算,哭丧着一张脸,你是故意的!我说:「愿睹服输喔!」

在书店里,趁着没人看到,她紧闭上眼嘟着嘴像只小章鱼一样,等着我亲她,她直喊快点啦!免得被人看到!我跟她说先欠着吧!

我对一只章鱼没兴趣,她才悻悻然的回到车上。其实我也不太相信天底下有这麽刚好的事,不过缘分就是这麽的奇妙!大家都已经在渡海大桥前等我们了,大家在大桥的拱门前拍照留念,继续往【西台古堡】前进。

之前听人说西台古堡没什麽好玩的,里面还有尿骚味!而且里面没什麽好拍的,我就自愿留在外面,帮大家看车没进去,她倒蛮想进去看看的,我跟她说:「妳告诉我,有那对情侣是老公走东,老婆走西的吗?」

她不情愿的说了声:「喔!」

也陪我留了下来,惹得她的同学都在笑她见色忘义!她对我说:「她的同学都在背后笑她像花癡一样。」

我对她说:「过了今天就只剩两天而已,以后妳就再也见不到我了,有什麽好怕的?」

我外表说的潇洒,其实我内心更希望日子,能永远停留在这三天内,不过这是不可能的!过了中午都还没吃饭,连我这铁打的男生都快受不了了!更何况是怜弱的女生,我牵起她的手往路边的摊贩走了过去,她想挣脱我的大手,我又作弄她:「妳告诉我,有这种不牵手的情侣吗?」

她才像个小媳妇般,乖乖的让我牵着。到了摊贩前我点了炒面和猪血汤、烫青菜⋯⋯⋯。我问她:「〝惦惦的〞要吃吗?」

她大概是饿昏了,点头如捣蒜!老板再来一份,问她要加辣吗?她摇头像个铃鼓一样,真可爱!我以爲我吃饭的速度已经算是很快了,没想到她也吃的不慢,她吃完还看着我说:「这麽热的天气,再来碗锉冰就更好了!」

哇靠!看她瘦瘦的还这麽会吃,跟我有得比,真是「棋逢敌手拼高低,将遇良才展神通」

好啊!二话不说马上到下一摊吃锉冰,夏天吃锉冰真是一大享受!吃完锉冰,来个饭后甜点!我想好久没吃鸡蛋糕,就去买个鸡蛋糕来吃,没想到她也抢着跟我吃,她说这是她最爱吃的零食,刚烤出来的鸡蛋糕香喷喷的,每次看到人家在卖她就会去买,连最后一块都是一人一半,我不禁佩服起她的食量,我们越来越像是一对真的情侣!我觉得她的内心很单纯、可爱,不会像有些女生故作矜持,做作到令人想呕吐。吃饱喝足了,坐在榕树下乘凉、聊天,顺便消化一下,她看到我皮夹里和玫君的合照,她说:「你女朋友蛮漂亮的!」

我感歎的说有什麽用〝人美心坏〞,反正都是过去式了!我现在情愿找个没那麽漂亮的,但心地善良的女孩子。过了很久,大家才走了出来,每个都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样子,听大家抱怨说:里面像迷宫一样,还有尿骚味,早知道就不进去了!我和靓靓继续聊天,等大家填饱肚子好上路。下午的时间就到【西屿】的海边玩水,大家捉弹涂鱼、寄居蟹、螃蟹,捡捡贝壳,夕阳的余晖下,她蹲在砂滩上专心的寻找着贝壳,她专心的神情总是如此的美丽,我调好相机的角度,喊了声:「〝惦惦的〞」

她回过头,我捕捉下她瞬间的神情,那应该会是张她蹲坐在砂滩上,手持着贝壳,长发随风飘逸,有点疑惑的表情!她说:「要拍也不早讲,把人家拍成丑八怪你要负责喔!」

还有一个同学阿达,说要去海里潜水,结果潜到天色都黑了还没上岸,把大家吓了一身冷汗,我们就像招魂一样,在海边一直叫他,结果找了半天都还找不到,害我们差点要去报警!原来他早就上岸了,在上面等我们,晚餐就在西屿吃海鲜大餐,吃完才回去饭店,太阳一下山后,海边晚上气温降的很快,我们又想快点回到饭店,所以也骑的有点快,我发现后座的她,已经冷得开始发抖了,我停了下来,把自已身上的薄外套脱下来要给她穿,她客气的说不用,我穿就好了,她说:「有我在前面挡风,她在后面不会很冷。」

我骑机车这麽久了,后面的人会不会冷,我会不知道?看来我只好装坏人了!我大声的凶她:「叫妳外套穿上就穿上,再啰嗦,妳就自己走回饭店去!」

她吓到了,乖乖的穿上外套,我不是真的要凶她,但如果不这麽做的话,依她的个性她是不会穿上的。

其实那外套是不透风的,所以穿起来至少身体比较暖和不会那麽冷,脱下外套后,我只剩一件露背T恤,反而是我开始忍不住的发抖,澎湖的日夜温差实在是太大了,加上冰冷的海风吹拂之下,我冻的连鼻水都快流出来了!

我一直努力想克制自己的颤抖,免得被她笑“英雄变狗熊”!

突然她双手抱住我的腰,将整个身体紧靠在我的背上,一股暖流流进我的心中,我说的不是那种女生胸部碰触的感觉,而是她知道我很冷,那种体贴的心意!我没有对她说什麽,毕竟我们只是假的情侣,旅行结束一切也就跟着结束了!渐渐的我也不再觉得那麽的冷,一方面也是快进入市区,回到饭店后,很多人嘴唇都冻成紫色的,怪恐怖的!她脱下外套还给了我,感激的说:「谢谢你!都是我没带外套,害你冷的要死,对不起!」

,说完她就上楼去拿自己的外套,我穿着还留有她余温的外套,心里也暖和了不少!听饭店柜台人员说:「今晚庙口有庙会,可以去看看。」

晚上我们大家就去看庙会,我们在台下津津有味的看着野台戏,我和〝惦惦的〞坐着小板凳,身旁免不了几包的卤味、鹹酥鸡、蜜饯、珍珠奶茶⋯⋯ 。我坐在她的身后,自从刚才的事后,她变得很信任我,几乎是靠在我的胸膛上,当她看戏看的入迷时,我还得三不五时喂她吃东西、拿奶茶给她喝。她后来发现了,觉得很不好意思,说她自已拿就可以了。我又拿出我的口头禅:「妳告诉我,那对情侣是这样各吃各的?」

她知道我在跟她开玩笑,她也就继续享受,「茶来吸一口、饭来吃一口」

的服务。其实能够这样的疼她、照顾她,我心里比她更快乐!散场后,开始施放烟火,我和她在绚烂的烟火下,手牵手散步的走回饭店,她问我:「你对女生都这麽好吗?」

我说:「只有女朋友而已。」

我不知道别人是怎麽想的,我的观念是:「女朋友是交来疼的,老婆是娶来宠的。」

她有点忧郁,淡淡的说:「以后你的女朋友一定会很快乐,老婆一定很幸福的!」

我有点想说:「真希望妳是我的女朋友!」

不过还是忍了下来。气氛就这样凝重了起来,她想转移话题,轻松的问我:「明天要去那里玩?」

我说:「大概是风柜、山水、鲸鱼洞,可能会去玩水吧!」

转眼间已经回到了饭店,送她到房门口,我亲了她额头一下,她说了声晚安就落寞的进房去了。第四天早上遇见她,穿件黄色的T恤,中间印了一个大大的红唇印,下半身穿了件黑色的紧身热裤,不像昨晚有点哀伤的样子,主动的向我说早安!令我眼睛一亮,忍不住对她说:「〝惦惦的〞妳今天吃错药了喔?」

她说:「你不喜欢喔?那我去换一件。」

我说:「不用了,我是开玩笑的,妳的腿很漂亮!」

妳快把其它女生都比下去了,她红了脸说:「真的吗?」

我越来越喜欢她这样的单纯、不做作!领队喊着要出发了,我们也赶紧下去集合了,有的同学也对着她吆喝:「水喔!辣喔!」

阿噜,这个讚喔!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,我跟她说:「说妳很漂亮还不信!」

我们就骑着车往【鲸鱼洞】出发,今天她就很主动的搂着我,我也很开心她的改变,鲸鱼洞是个被海水浸蚀的地形,她要我帮她多拍几张照以后留作纪念,接下来要到【风柜】听涛,沿途都是一大片的天人菊,景色很美,大家停了下来各自拍照,我也立了脚架,设定自拍器来拍一张我们两人的合照,我们站在天人菊的花丛间,我搂着她,当快要拍的时候,我在她耳边叫了声:「靓靓!」

她转过头看我,我就吻上她的唇,喀嚓的一声,就把这一幕拍了进去,我跟她说:「不淮生气喔!这是妳欠我的一个吻喔!」

她红着脸跑了开,我收了脚架也跟了上去,不晓得是不是害羞?一路上她就静静的。到了风柜,它的构造就像是个鼓风炉,潮水从岩石侧面的裂缝灌进去,从上面的开口沖出来,形成一条壮观的水柱,拍完照大家在旁边的礁岸捉螃蟹、捡贝壳。

下午到了【山水】是个可以戏水的沙滩,大家几乎都下水去玩,除了我要拍照以外,有的女生拿着塑胶袋提海水,在沙滩上玩堆沙,后来大家玩水玩累了,也都上岸一起堆沙,大家堆出一个大型的鹹蛋超人,大家都在鹹蛋超人的四周,摆出各种奇怪的姿势,靓靓也学别人摆了些怪姿势,害我边拍边笑,拍了一堆好笑的照片,大家还把小胖埋到沙里去只留颗头在上面,还帮他隆乳,隆的一边像大竹笋,一边像颗茶叶蛋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,还有人帮他做了根十吋超大的阳具,蛋蛋像包子一样大,他非常的满意,后来阿达走过来,一脚把阳具踩扁,大笑:「有鸡无人、有人无鸡!」

阿良也来凑热闹,往小胖的蛋蛋踩下去,大叫:「蛋在人在、蛋破人亡!」

小胖跳了起来,左手和右手各夹住了阿良和阿达的头,一起沖向海里,大喊:「还我的鸡∼蛋来!」

我都把这些爆笑的镜头全拍进去,后来大家看到我的身上还是干的,就把抢了我的相机放到旁边后,我就被大家像抬猪公般的扔到海里去,后来大家轮流猜拳,输的人就被扔到海里去,结果有次靓靓猜输了,大家追着她要抓她下海,她跑过来我这里,要我救她!

好像真的把我当成她的男朋友。我说:「这麽多人,我救不了妳,最多我陪妳下海!」

我们两个就一起被丢下去海了,换我输的时候,我也要求她陪我下海。玩到天色快暗了,大家收拾东西才回去,和靓靓也越来越亲密了。回到饭店后大家先去洗个澡,把满身的海水、沙子洗干净,换上干净的衣服再集合,靓靓她换上紫色的短袖上衣,黑白细格子的长裙,看起来有点成熟的味道。大家吃完饭后有人提议去唱KTV,因爲人太多人,就分成两个包厢,靓靓点了首「EndlessLove」

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歌,我拿起麦克风準备要跟她对唱,她很怀疑的问我:「你真的会唱吗?」

我说:「待会就知道!」

当音乐旋律响起⋯⋯M

Mylove,there'sonlyyouinmylifeTheonlythingthat'sbrightMyfirstloveYou'reeverybreaththatItakeYou'reeverystepImakeAndII-III-IIwanttoshareAllmylovewithyouNooneelsewilldo…

AndyoureyesYoureyes,youreyesTheytellmehowmuchyoucareOohyesYouwillalwaysbemyendlesslove唱完KYV后,散步在街上,她很怀疑的问我:「你不是只会摄影吗?」

我说:「平常我也很喜欢听英文情歌,只是不太敢唱而已。」

她开玩笑说:「看不出来你还蛮有内涵的,不是只会骗女孩子而已!」

我严重抗议:「原来我在妳心中,竟然只是个专门骗女孩的人!」

她天真的说:「对啊!」

我作势要捉她,她就笑着跑给我追,我们就像一对情侣般打打闹闹的⋯⋯。后来,她要我陪她去逛街,她要买礼物带回去送人,到了一家艺品店,她问我送男生什麽比较好?反正澎湖出産的,能送人的大概就只有各种的石头吧!我说:「戒指吧!」

那以你男生的观点那个比较好,我想她大概是要送她前男友吧!我不知道在吃谁的醋?故意挑个又黑又丑的黑胆石戒指,而且那种戒指戴久了,还会渐渐的没有光芒,想不到她就真的听我的建议,买了那个戒指。

回到饭店后,因爲这是最后的一晚,很多人都不会乖乖的睡觉,大概都会玩到天亮,隔天在飞机上再睡。靓靓的那间房里有些同学在玩牌很吵,她没办法睡,其它女同学的房里也是一样,不得已就跑来问我,房里有没有空位?

我说其它人还没回来,妳先睡吧!每一间房都是四人房,有两张双人床,我们这间只有睡三人,就我和小胖、阿良而已,过了一会儿,阿良回来了,看到一个女生躺在床上睡觉,马上说声:真对不起!就走了出去,过一会儿又走了进来,喃喃自语的说:「奇怪!我没走错间啊!」

那时候,我因爲唱歌流了一身汗,回来就去沖一下凉,我才刚从浴室走出来,阿良就问我那是谁睡在床上?我说是靓靓,她嫌她们房间打牌太吵,刚好我们也空一张床就给她睡了,阿良说:「我今晚不回来睡了,我去阿达那打麻将,我一定要让他输到脱裤子!」

他问我房间钥匙是在我这里,还是小胖那里?我说在我这里,他说那就好!临走前还开玩笑的跟我说:「该戴的东西要戴喔!不要弄出人命来!」

刚好小胖也回来了,直说:「今天好累!想睡觉了!」

阿良一把就把他架了出去,顺便把门带上。走道上隐约传来阿良的声音:「你是猪喔!去别间睡,想当人家的电灯泡喔!」

没想到靓靓还没睡着,她都听到刚才的对话,她笑着说:「你同学真是有趣!」

我说:「同学四年了,大家处的还不错,又住得近就变死党了。」

她故作轻松的说:「日子过的好快,明天就要回去了。」

一想到明天就是假期的最后一天,两人不免开始有点不知该说些什麽?她说:「明天就要走了,陪我聊聊天好吗?」

我起身坐到她的身旁,两人沈默了一下,她低着头说:「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好,有时甚至比我的男友对我还好,我会把这些美好回忆放在心里最深处的,也祝福你和你女友早日複合!」

听着她静静的说着,我心想这两年来和玫君在一起,玫君从没对我说过类似的话,好像我爲她所作的一切都是应该的!其实我也很渴望玫君的回应或是回馈。而靓靓只不过和我真正在一起几天而已,却懂得情人间的相处是要互相的付出和心存感谢。如果我能早点认识靓靓的话,或许我就不用走这麽多的冤枉路,现在应该会和她过的很快乐吧!我强忍着心中的不舍,「我也要谢谢妳,陪我走过失恋的阴霾,和妳在一起的日子,我很快乐,我也祝妳早日找到妳的真爱!」

在我尚未说完,她已经开始掉眼泪了,我把她搂入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,她主动的吻上我的唇,我也轻轻的吻着她,此时说再多安慰的话,也不如一个吻来的真实。她的双手将我的上衣钮扣一颗一颗的解开,最后脱掉我的上衣,我喘着气,嘴巴离开她的唇,跟她说:「现在喊停还来的及!我不希望以后妳后悔!」

她眼眶泛着泪光,吸着鼻子,勉强挤出一个微笑,学我的口气说话:「你告诉我,有那对情侣是不zuo爱的?」

她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白色连身睡衣,我开始只剩下粉红色的xiong罩和nei裤,我隔着胸罩爱抚着她的ru房,继续吻着她的红唇,咨意的吸吮她唇齿间的芬芳。我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,尖挺白晰的xiong部蹦了出来!她虽然只有B罩杯而已,但ru型相当美,我双手覆上她的xiong,轻轻的揉握。她被我吻住了双唇只能「嗯⋯⋯嗯⋯⋯嗯⋯⋯嗯⋯⋯嗯⋯⋯」

表达她的舒服,我的吻渐渐的往下移到她敏感的脖子,双手轻轻的夹弄她的ru头,她「喔⋯⋯⋯喔⋯⋯嗯⋯嗯⋯⋯喔⋯⋯喔⋯⋯」

的呻吟着,她解开我的皮带,我配合她褪下我的长裤及nei裤,她主动爱抚起我的YJ,她小手温柔的套弄起我的YJ,我也对她xing感的三角地带ai抚起来,扯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,我的中指深陷在她丰腴的阴CHUN间,规律的上下游移,惹得她娇声连连「喔⋯⋯⋯好舒服⋯⋯嗯⋯⋯喔⋯⋯好美⋯的感觉⋯⋯喔⋯⋯⋯」

原本不是很湿的阴CHUN,渐渐的流出透明的爱YE,爱抚起来更加的剌激,我对着她的阴HE快速的压按数十下,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,「喔⋯⋯喔⋯⋯太快了⋯⋯喔⋯⋯我会受不了⋯⋯喔⋯⋯喔⋯⋯」

我跪在床边把她的脚扳开成八字形,放在我的肩上,我的头埋入她的双tui间,双手也在她的双F上对着小乳T轻捏、拉、按、揉,嘴巴吸吮着她的爱YE,舌头舔着小阴C,弄得她快喘不过气,双手拼命的把我头往阴B压,「喔⋯⋯小乳T⋯⋯好爽⋯⋯喔⋯ ⋯喔⋯⋯舔太快了⋯⋯⋯喔⋯⋯喔⋯⋯」

再来舌头转移目标,对着她早已肿成豆子般的阴HE挑弄起来,「喔⋯⋯那里不行⋯⋯喔⋯⋯喔⋯⋯我会受不了⋯⋯喔⋯⋯喔⋯⋯」

原来刺激阴HE是她的致命伤,我就专门对她的阴HE进攻,一阵又吸又舔又含,最后将舌头伸入她红嫩X口挑弄,手指拼命揉着她的阴HE,她不一会儿「喔⋯⋯喔⋯⋯不行了⋯⋯喔⋯⋯快出来了⋯⋯喔⋯⋯喔⋯⋯我要出来了⋯⋯喔⋯⋯」

一阵短暂的颤抖,她像泄了气的皮球,无力的喘息着,xue口充斥着她刚流出的爱YE,我拿出放在皮夹里的保险T,打算要提枪上阵了,她起身说: 「你躺好,休息一下,我来帮你戴!」

她一手接过保险T却不急着打开,她用手套弄着我硬挺的YJ,害羞的对我微微笑,她突然张开樱桃小口将龟T含了进去,我惊讶的对她说:「其实妳不必这样做,并不是每个女生都必须这样做的!」

她嘴巴吐出龟t还牵了一条细丝的口水说:「可是我想爲你做!」

说完,她的小嘴又开始努力挑逗我的YJ,她专心的神情,令我觉得能让她含弄真是一种满足,我闭上眼享受她的小嘴带给我的快感,她开始一手快速套弄着YJ根部,一手轻轻抚弄着yin囊,小嘴含住YJ快速的吸吮,舌头在龟T上打转,我已经快到射J的临界点,她停了下来,打开保险T将套子含进嘴里,用嘴巴帮我戴上,看的我更加的兴奋!

她双脚张开跨坐在我的大腿上,扶着已经硬挺的YJ对準她湿润的小xue口,她腰一沈,YJ慢慢的滑入阴D中,她的小X肉紧紧的吸住了龟T,当整只YJ没入小X时,她忍不住呻吟了出来「喔⋯⋯喔⋯⋯好⋯⋯粗⋯⋯⋯喔⋯⋯喔⋯⋯」

她慢慢的扭动腰,让YJ在小X内前后的滑动,她主动的握起我的大手ai抚着她的酥XIONG,她问我喜欢吗?我点点头!过了一会儿,她有点累,趴了下来抱着我的头,对着我的唇一阵狂吻,「嗯⋯⋯嗯⋯⋯嗯⋯⋯好舒服⋯⋯嗯⋯⋯嗯⋯⋯RB⋯⋯好硬⋯⋯喔⋯⋯」

腰也开始加速的抽送起来,YJ变成上下chou插着她的嫩X,我双手按着她的tun部,让她每次的下沈都插到底才让她抽出来,她的腰动的越来越快,我按住她tun部的手也越来越用力,啪⋯啪⋯啪⋯不绝于耳的交合声让她更兴奋,她的喘息也越来越大声,她在我耳边「啊⋯ ⋯啊⋯⋯小X⋯⋯会被搞死⋯⋯啊⋯⋯啊⋯⋯」

激烈的叫着。「啊⋯⋯我会不行的⋯⋯啊⋯⋯啊⋯⋯RB⋯⋯顶死我了⋯⋯啊⋯⋯啊⋯⋯」

「啊⋯⋯啊⋯⋯快不行了⋯⋯啊⋯⋯太快了⋯⋯啊⋯⋯要去了⋯⋯啊⋯⋯⋯」

她摒住呼吸,小X突然一紧,约过五秒,她阴D内传来一阵痉癵,她松了一大口气,剧烈的喘息着,龟T上传来一股热流,X肉剧烈的收缩着按摩着我的YJ,她又高C了!她张着迷蒙的眼神、酡红的双颊跟我说:「我不行了,我只会这样而已!」

我疼惜的吻了她一下,将YJ抽出她的身体,让她趴在床P股朝上,把她的双腿张开成八字型,她的小X微张闪烁着晶莹的水滴,粉红色的X肉依稀可见,我提起YJ,送入她满是ai液的小X中,扶着她的腰轻轻的抽送起来,适应了她的小X,渐渐的我也加快速度,用力的撞击她的P股,YJ每一下都没入小X中,一开始,她还能配合我「啊⋯⋯啊⋯⋯啊⋯⋯好舒服⋯⋯啊⋯⋯好爽⋯⋯喔⋯⋯」的叫起来。到后来,她受不了这种剌激,已经叫不出来了,只能双手死命的捉紧床单,有点痛苦的样子。她大概真的是受不了了,我抽出YJ将她放在床上面对我,她好像有点累了,她不像玫君那麽有经验,我若是再不高C,她真的会被我cha到昏过去,将她白晰的双腿放在我的肩上,我重新提起YJ插入小X,双手撑着床,腰部就开始猛烈沖刺起来,她紧闭着双眼,一手捉着我的胳膊,一手紧捉着床单,YJ次次见底,龟T顶到她的ZG颈口,她失神狂乱的叫着:「啊⋯⋯啊⋯⋯太刺激了⋯⋯啊⋯⋯啊⋯⋯太深了⋯⋯啊⋯⋯」

「啊⋯⋯求求你⋯⋯啊⋯⋯饶了我⋯⋯啊⋯⋯啊⋯⋯求⋯求⋯⋯你⋯⋯」

「啊⋯⋯啊⋯⋯救命啊⋯⋯啊⋯⋯我会爽死⋯⋯啊⋯⋯啊⋯⋯」

「啊⋯⋯⋯啊⋯⋯不要了⋯⋯⋯我不要了⋯⋯⋯啊⋯⋯啊⋯⋯放过我吧⋯⋯⋯」

「求求你住手⋯⋯啊⋯⋯我真的不要了⋯⋯⋯啊⋯⋯⋯我会死掉⋯啊⋯啊⋯啊⋯⋯啊⋯⋯」

剧烈的抽送再伴随着她的Y叫声,我再也忍受不住,YJ往前用力顶进小X底,她又是一阵痉癵,一波波的阴J浇在我的gui头上,我爽到闭上眼,觉得ma眼一松,一阵浓热的精YE持续射出,这一次我觉得she了好久,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,等回神后把保险T取下,哇!

我从没射过这麽多,她已经失神到有点昏过去了,我拿起卫生纸低头帮她清理擦拭起来,没想到,她的两片大阴CHUN又红又肿到合不起来了,小X口也被撑大,X肉都看得很清楚!爱YE沾满了整个外Y部,床单上还留下一小滩的小水渍,我擦拭干净后,帮她穿上nei裤,亲了她一下,她有点醒了,虚弱的抱着我温存了一会儿。她轻抚着我胳膊上被她抓伤的抓痕,对我说:「对不起!还会痛吗?」

我摇摇头。她小声的问我:「你会想知道,你是我第几个男人吗?」

我笑笑的反问她:「那妳想知道,妳是我第几个女人吗?」

她摇摇头说:「我不想知道!」

我问她:「那妳干嘛,问这个傻问题?」

她说:「你们男人不都很在意吗?我从前的男友就问过我。」

我跟她说:「我们都玩过爱情游戏,在一起的时候,彼此真心付出就好了,其它的事就不重要了!」

她有点感动的,抱我更紧,她问我:「过了明天后,你还会记得我吗?」

我说:「会」

她静静的闭上眼,纤细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写下:SECOND。我看出她想告诉我,我是她第二个男人,我握住她的手跟她说:「那不重要!」

她满足的在我温暖的怀抱中睡去,她眼角一滴湿热的液体,像流星般划过我的胸膛。从前和玫君做AI时,我满脑子就想着要占有她、征服她、gao死她,让她以后离不开我!但现在和靓靓做AI时,我却是想着要如何疼惜她,爱她,纵使以后我再也见不到她。

她脸靠在我的胸膛上,一手抱着我,一只脚跨在我身上,好像把我当成抱枕一般。看着她均匀的呼吸,她天真、单纯的模样,真希望能永远像这样呵护着她!如果她真是我女朋友的话,我一定会好好疼惜她,只可惜现实中她不是。明天,当飞机飞回台北时,我们又会是两个国度的人了,她或许会回到男友的身边,或许会在人海中遇到真正爱她的人,我是真心的祝福她,虽然我很想成爲那个幸运的人!

一看表晚上十点多了,我临时想到一件事,赶紧穿好衣服上街去,过一会,才又回来搂着靓靓睡去。第五天隔天,当我醒来枕边已空无一人,靓靓已经回去了,我盥洗一番赶紧上街去,看到靓靓从饭店旁的艺品店走出来,我问她: 「早啊!买东西?」

她神情紧张的点了点头「嗯!」

,快步的走回饭店去,我走入艺品店,向老板取回我昨晚送来的项链,只是上面多刻了一个小小的「靓」

字。今天早上的行程是去【天后宫】,因爲是最后一天的行程,所以行李也都带在身上,到了天后宫除了参观古迹、顺便让大家买买特産、名産带回家,靓靓穿着灰色的短衬衫,黑色的长裤,是代表今天她忧郁的心情吗?

我们都很有默契的,没提起昨晚意外发生的事,一路上,我们也不像前几天那麽有话说,就一直让这种离别的哀伤气氛,充斥在空气中。快中午时,坐船到澎湖本岛北方的一个小岛【险礁】,这是我们最后的一站,大家就只有拍拍照、看看海鸥而已,大概也都玩累了,没人下水去玩,有些女生拿起小玻璃瓶,把砂子装进去瓶中带回去做纪念。转眼间,已经到了马公机场,我跟靓靓说:「等一下会坐很久的飞机,最好先去上一下厕所!」

我先帮妳看着东西,她说:「那麻烦你了!」

就去上厕所了。我趁着她上厕所的空档,用最快的速度,把那条刻着「靓」

的心型文石项链放入她的行李中。等她回来后,我也去上了一下厕所。在飞机上,我一直想着等会儿要跟她说些什麽?没想到,飞机一下子就已经到达台北了,看着她和同学离去的背影,我最后一次叫她〝惦惦的〞!她回头说:「什麽事?」

我说「再⋯⋯保重!」

她说:「你也是!」

说「再见」

不见得就能再见面,倒不如不说的好!走出机场,回到现实中,毕业旅行的浪漫邂逅就这样结束了,故事也就这样结束了⋯⋯⋯⋯⋯⋯⋯⋯吗?一星期后回到家中,我把几天换下来的衣服,全倒进洗衣机里,接下来的日子,就忙着洗照片将照片分类,分别寄给通讯录上的人,收到的信件也都是要求加洗照片的人,却都一直没有她的来信!我常会想起那天,游戏的开始⋯⋯。「我们来玩一个游戏!」

「什麽游戏?」

「剩下这三天我们就假装是一对情侣!」

反正「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」

就这最后的三天而已,假期一结束,我们的关系也就结束了!妳敢不敢啊?「谁说我不敢!」

「好!反悔的是乌龟喔!」

虽然当时只是个游戏,但游戏结束时,我似乎输掉了我的心⋯⋯。我只能安慰自己:或许她已经和男友複合了,早已忘了我吧!其实回来的头几天有时做梦还会梦到她。我把所有有她的照片都加洗了一份,才发现我们的合照就只有一张,就是在天人菊田里我吻她的那一张,除了这张以外,其它的我都寄给了她,这张就算是我的珍藏吧!我把以前和玫君的所有照片全丢掉,皮夹里的照片换上和靓靓的合照,只不过是反过来放,背面朝上,免得我常常看到,会忍不住想起她!

也不敢听英文情歌,怕不小心去听到Endlesslove这首歌,会让我想起和她相处的片段。Itmustbeenlovebutit'sovernow.两个月后转眼又要开学了,我已经渐渐的不再常常想起那个曾叫她〝惦惦的〞的女生了。我把袋子里的杂物清一清,打算把袋子洗一洗,上课时刚好可以用来装书,从里面清出面纸、笔、太阳眼镜、底片盒⋯⋯⋯。要丢到洗衣机里时,摸到底部鼓鼓、重重的,好像还有东西?夹层的拉链打开一看,是个小玻璃罐里面装了八份满的砂子,这不是那天女生在装的砂子?

里面还有一张纸条,我好奇的打开罐子小心的取出纸条,上面字迹涓秀的写着几个字:「系我一生心、负你千行泪————靓1995.06.30」

老天啊!你是要惩罚我是不是?好不容易我才勉强自己,快要淡忘掉她了!我把纸条放回玻璃罐中,拼命把罐子塞到抽屉的最里面,眼不见爲净!过几天开学了,有的同学真的和女生成了男女朋友,阿良和小胖问我:「阿噜,你和那个〝惦惦的〞进展怎样了?」

我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他们,他们开玩笑的说:「你怎麽那麽悲情啊?」

后来,他们常常三不五时的跟我开玩笑,在走廊上大喊:「阿噜,快出来啦!〝惦惦的〞来找你了!」

结果都是空欢喜一场,久而久之,我也被亏的习惯了!又过了一阵子,有天下课后,阿良跑来跟我说:「阿噜,你那个前女友玫君,在科馆前等你!」

我问他真的还是假的:「真的啦!你下去就知道了。」

我半信半疑的走了下去,真的是玫君!再见到她,我的心情没有多大的起伏,她没有变,还是像以前一样的漂亮。我问她:「有事吗?」

她说:「没什麽,你过的好不好?」

我说:「普普通通啦!」

她好像一直在观察我的神情。她装可怜的说:「我过的不好,和你分手后我就常常想起你,好怀念我们以前共有的时光,我才发现,其实我真离不开你⋯⋯⋯⋯。」

她谨慎的问:「妳有交女朋友吗?」

我摇摇头没说什麽。她表情有点窃喜的说:「让我们再重新开始好吗?」

她主动的牵起我的手。如果是以前的我,或许会傻傻的答应,但自从去了一趟毕业旅行回来后,使我对于感情的事,有了更成熟的认知和想法。如果她真的很想和我複合,早两个月前就可以找我了,何必等到现在。一定是被马骑烂了被甩了,想回来先找驴子骑,有机会再找更好的马。我心想:「妈的!你真的当我是白癡啊!还想再给我一次绿云罩顶!」

我外表平静的对她说:「自从分手后,有些话我放在心里,一直很想告诉妳。」

她满心期待我接下来要说的话。我用我最大的分贝说出来,我想跟妳说的是:「去死吧!妳个贱女人!」

大声到连楼上都听得到。我们班的走廊已经挤了一些同学在看热闹,纷纷拍手,鼓掌叫好:「阿噜!水喔!有气魄!我欣赏你!」

说完,我厌恶的拨开她的手,走上楼梯就回教室去,她气的脸都快绿了,抬头瞪了我们班上同学一眼,跺了一下脚,就往校门口走去,同学还在上面故意学她跺脚:「人家不来了!」

她气的狂奔出校园。回到家后,除了有种报複的快感外,不可否认还有落寞的空虚感。听着CD,不知不觉的翻着翻着就把小玻璃罐拿出来把玩,看着小纸条发呆,「系我一生心、负你千行泪————靓1995.06.30」

署名的日期是假期的最后一天。(我的心注定一辈子爲此牵挂,又要辜负你流不尽的眼泪。)

我想那时,她是喜欢我的!不知道她现在过的好吗?我无聊的把玻璃罐里的砂子当海水般的摇来摇去,才发现砂子堆里有个不太像是石头的东西,拿了出来一看,是一枚很眼熟的黑胆石戒指,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枚戒指,呆住了好久!我才恍然大悟!

原来那天她是要买来送给我的,难怪会征询我的意见,我还很坏心的,故意挑了一个又黑又丑的,结果最后它还是回到了我手里。我看到戒指内面用毫刻,刻了一些字,才想到那天早上看到她从艺品店走出来,原来是去戒指上刻字好送给我,我注意的看上面,刻的是一些英文字:ENDLESSLOVEFORM.B.LENDLESSLOVE是无尽的爱,但我一直在想MBL是什麽意思?不是我名字的缩写,也不是我的绰号,想了半天还是想不出来。

隔天我去问阿良和小胖,阿良说:「依我的经验MBL应该是万宝路!」

我说:「去你的,亏你想的出来,我又不抽烟!」

何况她送给万宝路干嘛?小胖说:「这一定是她不好意思写出来,或是怕被雕刻师傅看到的东西,才会用英文缩写来表达。」

我说:「不错喔,分析的有道理!」

我们开始拼命的联想。过一会儿,小胖大叫一声说:「我解出来了!我分析给你们听。」

M是MAN,B是BIRD,L是LONG,合起来就是MANBIRDLONG她称赞你鸡鸡长!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,她才没那麽低级咧!阿良说:「戒指应该是送给情人或是爱人!」

所以L应该是LOVER那M不是ME就是MY,既然在前面应该就是MY了,只剩下B了。小胖说B应该就是BIRD了,这样翻译起来就很清楚了,MYBIRDLOVER就是〝我的炮友〞。我和阿良先把小胖K了一顿,不是鸡鸡长就是炮友!妈的,满脑子黄色思想!那个正常的女孩子会刻个炮友送给别人,不要以爲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低级,小胖怕被K不敢再讲话了。我说那B应该就是BEST这样翻起来就对了!原来是“我的最爱”。阿良说:「阿噜,这个女孩子不错!有机会要追起来。」

我说:「她大概已经和前男友複合了,或是有新的男友了。」

戒指我实在舍不得戴,听人家说红色的绳子代表姻缘,我就用一条红色的中国绳把戒指绑在背包上。爲了怕刮伤,我还把戒指塞进背包的小袋子里,期望有天还能再遇见她。开学也过一个月了,星期五的放学后骑着车回家,每当经过她的学校附近卖鸡蛋糕的摊贩,我就会骑慢一点,期待会有她的身影出现,只是每次总是怀着失望的心情回家!

今天不知道爲什麽?突然怀念起鸡蛋糕的味道,我沖动的骑到摊贩前跟他买了满满的一包后,就从巷道里骑了出去,迎面遇到一个女孩子,是她吗?我有点不敢确定!朝她多看了几眼,没想到,真的是让我魂牵梦萦的靓靓!

她好像正要去坐公车回家,还是一头漂亮的长发,穿着轻松的便服,没什麽表情的走着。我慢慢的骑过去,在她身旁问她:「小姐,要吃鸡蛋糕吗?」

她吓了一跳,转头骂了我一声〝变态〞!大概是因爲我戴着安全帽,她看不出来我的长相,以爲我是无聊男子吧!接着她就一直往前跑去,我骑车追了上去,我在她背后大声的说:「妳告诉我,有那对情侣是这样各自回家的?」

她越跑越慢,最后停了下来,转头看着我,我也脱下安全帽,她终于认出是我,她很高兴的说:「你怎麽会在这里?」

我说:「没想到我在妳心中,除了是个专门骗女孩的人外,最近还升格成变态了!」

她急着辩解:「不是的!我真的不知道是你,我不是故意的⋯⋯。」

她还是那样的天真!常常会分不清,人家是在对她说真的,还是在开玩笑?我问她:「急着回家吗?」

她用力的摇摇头,我问她:「有空陪我走一走吗?」

她笑笑的回答:「好啊!」

从行李箱拿出另一顶安全帽给她戴上,顺便把热呼呼的鸡蛋糕递给她,她开心的吃着,遇到红灯时她也会喂我一个,结果大半包都被她吃完了。

我载她到阳明山文化校区附近,和她并坐在一起看华灯初上的台北夜景,见不到她时,一直很想她,见到她时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麽?正是此刻心情的写照!有点不知该说些什麽?只能閑聊一些最近好不好?学校课业紧不紧?⋯⋯⋯的话题。

其实真正想问的却又是不敢问!最后鼓起勇气,我不敢直视的问她:「妳男友有来找过妳吗?」

她说:「没有,听说他毕业后去当兵了。」

还好,还有机会!我就大胆的直接问了:「那⋯那妳现在有喜欢的人吗?」

她咬了咬嘴唇,点了一下头。唉∼我的满心期待全落空了,感到幸福在挥手向我道别了!我沮丧的说「那⋯先祝妳成功!」

她淡淡的说了声:「谢谢!」

她问我:「那你呢?」

我说:「前阵子女友有来找我複合。」

那你怎麽说?她有点紧张的问我,我说妳不会想知道的。她说:「你说啦!我真的想知道。」

妳真的要听?「对啦!你快说啦!」

我大声的说:「去死吧!你个贱女人!」

,发泄后仿佛我也比较能释怀,她已有喜欢的人了。她笑了出来!她说:「你怎麽那麽坏心?」

我说:「她又不是真心的爱我,况且我也不喜欢她了!」

她注意着我的手,看到我手上并没有任何的戒指,她的神情有点怪怪的问我:「送你的礼物喜欢吗?」

我不知道爲什麽,有作弄她的沖动!我说那玻璃罐摆在书桌上很好看,蛮喜欢的!「那玻璃罐里的东西?」

她略显紧张的问我。我骗她说:「妳说的是纸条啊!我有拿出来,结果不小心弄丢了」

她神情有点落寞!她失望的问:「那里面还有的东西呢?」

我故意装傻:「什麽东西?」

她脸上有点受伤的表情,生气的说:「就是戒指啦!」

我说:「那个戒指蛮漂亮的,不过妳怎麽刻个MBL我又看不懂,我同学很喜欢我就给他了。」

她急着快哭出来的说:「那是我⋯我⋯就说不下去了。」

我问她:「是什麽?」

她说:「那是我⋯我⋯我刻错了!」

我也不是故意要这样刺伤她,我就是控制不住满心的妒意,我真的很忌妒她心里喜欢的那个人!过一会儿,她神情冰冷的说:「有点晚了,我想回去了!」

我就载着她,照她所说的路,载她到她家的巷口,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过了这一段时间,我也比较冷静了,陪她走了一段路快到她家,我停了下来面对她,我向她道歉:「刚才我是故意惹妳生气的,其实我真的很喜欢妳!」

我从背包中抽出那条红色的绳子,把戒指和绳子放在她手上,她的表情有点惊讶!我说:「既然以后不会再见了,戒指妳就留着吧!免得以后我看到它就会想起妳,诚心的祝妳幸福!」

说完,她的眼眶有点红红的,她从领口中抽出一个东西,那是我送她的项链,没想到她真的戴在身上!她从脖子上取了下来,放在手上,看了我一会儿,掉下几行清泪。这样的情景,让我想到一首词:「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。」

她抱住我靠在我的胸膛上,对我说:「对不起!我没办法还给你。」

我说:「没关系!既然妳喜欢就留着吧!反正我已经送给妳了。」

接着她很小声的说:「因爲这是我喜欢的人送的!」

我想了一会儿,才明白原来她喜欢的人是我!都怪我!刚才听到她有喜欢的人,也不问清楚就大吃飞醋。我高兴的紧紧抱住她说:「妳是故意在气我是不是?」

她高兴的流着眼泪,吸着鼻子的说:「你又没问我喜欢谁?隔那麽久,你才想来找我!」

我说:「我怕妳已经有男朋友了,所以一直不敢找妳,那妳又爲什麽不来找我?」

她说:「我想的跟你一样!」

我笑她:「傻瓜!」

她说:「我如果是傻瓜,那你就是大傻瓜!」

我说:「看不出妳的小嘴巴也蛮坏的!」

她开玩笑的说:「都是跟你学的。」

「好吧!既然妳想学,那我可就要好好教教妳了!」

说完:「我吻上她的唇,将我这些日子的思念,化做一个火热的吻⋯⋯⋯」

结果吻的太忘我了,没注意到有个阿婆经过,隔了好久,我们才气喘嘘嘘,不舍的分开双唇。她亲手将戒指重新绑回我的背包上,叮咛我不準弄不见,也不準送人喔!我也亲手帮她戴上项链,对她说:「以后,妳就是我女朋友了,不準被人追走喔!」

在帮她戴上项链的时候,我才发现她比印象中还瘦了!我疼惜的对她说:「妳瘦了不少?」

她说:「都是你!不早点来找我,害我常常吃不下饭!」

我说:「那可不行,我得好好检查胸部有没有饿坏了!」

我作势要偷袭她的胸部。她急着紧捉着我的手说:「不要啦!没有变小啦!我家就在前面,你不要害我啦!明天啦!」

我问她:「刚才妳说什麽?」

她说:「我说不要啦!没有变小啦!」

我说:「下一句?」

她说:「我家在前面,你不要害我啦!」

我问:「再下一句?」

她红着脸说「明⋯⋯明⋯天啦!」

接着她又小声的说:「可是你不要再把人家弄的跟上次一样,害人家差点昏过去!」

我故意难过的说:「原来妳不喜欢!」

她急着辩解:「不会!不会!我很喜欢!」

话才说出口,才发现又被我设计了!她红着脸说:「你怎麽那麽坏!每次都欺负我!」

我真心的对她说:「我就是喜欢妳的单纯、天真!」

她的肚子在这时,不争气的叫了几声,我笑着问她:「妳肚子饿了?」

她说:「饿到小腹都快不见了!」

我摸摸她的头说:「走!我们去士林夜市吃东西去!」

我来帮妳补一补,妳再这样瘦下去不行的!女孩子太瘦不好看。骑上机车,她高兴搂着我的说:「好啊!好啊!我要吃铁板烧、生炒花枝、天妇罗、水煎包、青蛙下蛋、大饼包小饼、烤臭豆腐、还有⋯⋯⋯。」

后面远远的传来阿婆的话:「夭寿喔!要亲不回去亲,怎麽现在的少年家都这样!」

本站资源由 v6g2.com 采集 在线中文字幕亚洲日韩,成人av电影,日本av在线,东方av 亚洲av 欧美av,日韩av 免费av,日本高清免费毛片大全_v6g2.com
本站采集只提供在外华人观看:含有成人內容,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,请自行关闭离开!